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开奖结果 > 正文内容

鸭跖草秋日草丛中的蓝蝴蝶

发布日期:2021-09-24 05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中秋已过,秋意更深,周围的草丛渐呈衰败之象,但还有零星的蓝色小花闪现,像一只只蓝色小蝴蝶,煞是可爱。

  这些蓝色蝴蝶,属于鸭跖草/Commelina communisLinn.。很惭愧,多年来我都把 跖 字误读成 拓 tu ò ,实际上应读作 zh í,柳下惠的兄弟就以 跖 为名,史称 盗跖 。此人在历史语文中均有出场,历史教材封其为奴隶起义首领,语文课则是通过窦娥之口喊出来的:天地也,只合把清浊分辨,可怎生糊涂了盗跖颜渊?

  跖 为脚掌之意, 鸭跖 即 鸭掌 ,但鸭跖草何以用 鸭掌 来命名,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本种为一年生披散草本,叶为披针形至卵状披针形,茎叶皆有竹韵,颇为秀美,无论如何和鸭掌扯不上关系。据说 跖 字可引申出 踩踏 之意,此草喜生水边,常被鸭子们肆意践踏,故名。有点牵强,聊备一说罢了。

  不管名字来源如何,至少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就已经这么叫了。同时书中也列举了其它俗名,如碧竹草、竹鸡草、竹叶菜、淡竹叶、碧蝉花、蓝姑草等,全都比鸭跖草好听。前几个均占一个 竹 字,因为古人也觉得它的叶子很像竹叶;后两个则着眼于花的颜色,一碧一蓝,碧也是蓝。竹叶蓝花,就是对鸭跖草特点的高度概括。

  在寂寥的北方野外,蓝色花朵格外罕见,一年以阿拉伯婆婆纳始,以鸭跖草终。前者初春时节盛放,灿若繁星煊赫一时,后者花期可长达几个月,一直爱到深秋。身边司空见惯的花朵往往懒得细看,你可知道鸭跖草的花有几个花瓣?本砖家也是刚知道,3 个,花基数 3 或 6 乃是单子叶植物的特点,双子叶植物一般是 4 或 5。如果雪花是一种植物,那它一定是单子叶。

  关于鸭跖草的花,《中志》如是说,聚伞花序,下面一枝仅有花 1 朵,具长 8 毫米的梗,不孕;上面一枝具花 3-4 朵,具短梗,几乎不伸出佛焰苞,今晨我特意采了几枝,和列位一起参详。如上图所示,心形的东西即是被掰开的佛焰苞,合起来像个蚌壳;右边花梗细长的花是不孕花,左边的是可孕花。这样的设计很巧妙,不孕花伸出以招蜂引蝶,可孕花相对低调,结果后正好被佛焰苞包住,多少能有点保护作用。

  不仅是花序,鸭跖草的花本身也相当复杂。首先,3 枚花瓣不一样。位于上方的 2 枚蓝色花瓣较大,如同展翅欲飞的双翼;下方还有 1 枚很不起眼的花瓣,呈半透明状,容易萎缩脱落。有人可能觉得下方不止 1 枚,这是后面的花萼造成的错觉。请看图五,我特意去掉了上方花瓣和花蕊,这样更直观一些,可见花萼亦是 3 枚,上方 1 枚略尖,下方 2 枚圆阔,和花瓣的情形正好相反。

  其次,鸭跖草和以前说过的紫薇一样,也是异型雄蕊,共计雄蕊 6 和雌蕊 1。最短的 3 枚雄蕊不可育,具有十字形的金黄色花药;最外面 2 枚最长的雄蕊,花药就像棕色的鞋拔子,以及中间 1 枚不长不短的,这些都可育;雌蕊则位于 2 枚最长雄蕊之间。鸭跖草缺少花蜜,必须靠不育雄蕊的美色撩虫,并为之传粉。具体过程略,你就想象成 仙人跳 得了。

  也不枉鸭跖草如此充满心机,它的种子繁殖效率非常高,再加上每个茎节都能生出 随遇而安 的不定根,仅靠营养器官繁殖就能迅速蔓延。说起来也是非常讨厌,我可以好整以暇地观察欣赏,农民朋友更可能欲除之而后快。不仅如此,鸭跖草还在多个国家攻城掠地,被视为有害的入侵植物,比如美国。植物这东西,你在边境上垒高墙也不一定能防得住

  国内鸭跖草科植物多数分布于南方,能在北方生存的只寥寥几种。除本篇主咖之外,同属的饭包草/Commelina benghalensisLinnaeus 也较为常见,又名卵叶鸭跖草、圆叶鸭跖草等。该种和鸭跖草模样相似,常被误会为同种,但其花极小,叶子圆钝,边缘常呈波状,且有明显叶柄,而鸭跖草无之。从气质上看,鸭跖草清丽,饭包草呆萌,一望便知。

  在当年我部营区的一个犄角旮旯,我还发现了另一种野生鸭跖草科植物,水竹叶属的裸花水竹叶/Murdannia nudiflora( L. ) Brenan,小花有冰清玉洁的感觉,惹人怜爱。本种更多见于南方,在北方分布区域狭窄,由图可知,当时已是深秋,而仍能坚持开花,难能可贵。

  还有一种条纹小蚌花/Tradescantiaspathacea,通常丛生,叶簇生于短茎上,具白色条纹,叶背紫色,配色别致而和谐,让人心生愉悦。本砖家有一盆,跟随我接近两年之久,几经换盆和砍头,仍然生机勃勃。p.s. 在网络资料中,本种拉丁名一般写成Rhoeo spathacea,列为紫万年青属,而上海辰山植物园的牌子上却将其归为紫露草属,未知孰是,暂且存疑。

  说好了主咖是鸭跖草,按说写到这里已是尾大不掉、喧宾夺主,不过既如此便如此,不妨把我见过的鸭跖草科植物全抖落一遍算完。压轴的是杜若属的杜若/Pollia japonicaThunb.,摄于武汉植物园,名字很美,就像穿越而来的古代美人。不过,据考证屈原诗 山中人兮芳杜若 的 杜若 ,更可能是某种花极芳香的姜科植物,而非本种。

  语言的变迁难以明辨。我不清楚鸭跖草为什么叫做鸭跖草,同样也不知道杜若如何从姜科被张冠李戴到鸭跖草科,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,就这样吧。Over。年香港六合开奖结果

  • 上一篇:让城市和生态系统融为一体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